当前时间:
 首页 > 企业借贷
 
 
    最新项目
    地产投资
    债券融资
    私募股权
    企业借贷
企业借贷
 
“中小企业借贷”并不难
 时间:2011/3/18 15:16:54
前一阵子有权威消息披露,2000年四大国有商业银行通过财政注资“冲消”呆坏账2万亿元。可事隔才3年,这些银行的呆坏账又增加了2万多亿元,被“冲消”的还抵不过新增加的。
赖帐的一多,银行就会选择“惜贷”,消极的风险防范实出无奈。“惜贷”成为普遍现象后,中小企业借贷难就上升为一个社会性的难题,并成为舆论长期关注的一个焦点。
然而,不同的地区,借贷之难的难度大有差别,其表现形式也不尽相同。比如浙江省范围内,借贷困难的问题就不是那么突出,特别是中小企业,只要有正当的借贷需求,银行包括农信社并不“惜贷”。对这道全国性的难题,浙江人有何解题的招数?剖析它能给人以启迪和深思。
市场化改善社会信用环境
独立着看待市场化和信用环境,二者之间似乎缺乏直接联系。但将二者放置到经济、社会、文化互相关联、彼此作用的大视野下,二者之间存在着“你前我后”的因果联系。
浙江现有经济结构中,市场化程度在国内是最高的。以制造业和传统流通业的资本构成为例,民营的成份已经占到95%以上。进出口领域,民营成份也已占据70%以上的份额。我曾在浙江的一些基层法院采访调研时采集到以下一组数据:自2000年起,该省基层法院年审结的借贷讼案,以每年百分之十几到二十几的比例减少,到今年上半年,这种减少趋势仍在持续。另外,这几年由法院受理审结的借贷讼案,其涉案事实大都发生于浙江省内大规模产权制度改革之前,以审理“陈年老帐”为主。2000年年初,是浙江在面上基本结束产权改制的分水岭,此后,每年新发生的赖帐事例也呈逐年减少状态。诉讼案件与赖帐事例,两个减少都挺耐人寻味,尤其是第二个减少更发人深思。
在与一些有学养的法官的探讨中,我们共同得出以下结论性意见:这种可喜现象的出现,主要得益于通过较彻底的产权改制,浙江经济形态和经济运行两个基本面市场化程度的大大提高。各式企业(市场主体)普遍地民营化之后,企业与企业之间,企业与银行之间的交易大环境改变了,此时,假如市场主体之间再靠互相欺诈、赖帐等手段谋取不法利益,当事人(企业主)为此而支付的代价会很高,通常远远高出不法利益所得。当产权全部或大部都落实到具体的自然人名下时,某个具体的市场主体人只要在市场效益活动中或与银行打交道中发生一次稍大的失信行为,其在市场中(行业圈子内)就“臭名远扬”,从今往后,就难以再在圈内立足。
其中的道理很直白,以往产权不清的年代,绝大多数的欺诈或赖帐行为所针对的对象多为“集体”或国家,损失自由“冤大头”扛着!而只要产权一落实到自然人头上,每个市场主体人都是自我利益的守望者和维护者,都对商业合同条款锱铢必较,“玩火者”哪能不有所顾忌?!
信用状况好转,借贷就不难
前文讲到,四大国有商业银行几年间新增的坏帐多于先期被冲抵的坏帐,打了水漂的贷款,绝大多数都填了国企这个“无底洞”。
可是,在浙江省内,四大国有银行的总体经营状况却在各省区中处于领先位置。省区之间,国有商业银行自身的经营体制和运作机制是相同的,我并不认为浙江的国有商业银行在经营中有过人之处。但我们必须承认,浙江国有商业银行业面临的区域经济形态的基本面与别的省区有很大的差别。据我所观察,浙江改制基本告一段落后,国有商业银行开始学着与民企打交道是被“逼”的。但它们很快就发现,民企的总体信誉度远远高于国企,向民企放贷的风险远要小于向国企放贷。尤其是项目贷款,假如民企自有资金不足40%,哪怕项目市场前景诱人,民企也不敢轻易上项目冒险。此时,即便银行放贷送上门,民企也不领这个情。
近几年,我参加过许多次不同层级的银企洽谈会,也多次遇见过银行“追”着民企老板放贷的那种热乎场面。我曾想,如此银企关系,足以让全国的多数地区嫉妒的。
在农信社这个层面,浙江的情况也好于其它地区。就农信社自身的体制弊端而言,浙江当然与其它地区一样,前些年,浙江各级农信社是乡镇集体企业的大“血库”,到改制前,“血液”基本被“集体”所抽干。
乡企改制过程及后来的银企诉讼中,农信社“回收”到大批的厂房与设备,受益于市场化为浙江经济带来的勃勃活力,这类抵押物很快为新的民间资本所租赁。另外,不考虑户口因素,浙江农民的数量已不足人口总数的四分之一,而随着农村城镇化的推进,仍在继续减少纯务农人口。由此,浙江各级农信社的支农任务日益减轻。农信社的资金也主要投向中小民营企业,由于不同投向所带来的放贷利息的不同,浙江各级农信社的经营状况普遍有所改善。当然,就根本上看,农信社的体制是非改不可的。
解决借贷难题的路径依赖
就借贷而解决借贷,最不费心思的办法就是出台政策,再旋以行政意志和行政手段来解决问题。但这个办法尝试过多年,从来就没真正见效过。害怕放贷,是因为社会信用环境普遍很差劲。所以致力于社会的诚信生态建设才最为当紧。常见的办法有行政监管与处罚、法制建设和法制教育等等。
浙江并未在游戏规则的建立上刻意下功夫,但浙江人义无反顾的产权革命,却在不经意间为打造区域信用社会打下了经济基础。此时,再辅以行政监管处罚的手段,法制建设与法制教育的手段就不再是“空对空”图个表面热闹。
除病要除根,解决中小企业借贷难功夫在身外。产权问题是中国许多社会难题的一个“结”,解开这个“结”,许多难题不说自动消除,至少可以大为缓解。而一旦将产权之“结”解开,又为日后解开更深层次的中国社会之“结”创造条件
 
版权所有:北京飞特莱投资管理有限公司 地址:北京海淀区大钟寺13号华杰大厦11B16 京ICP备07015742 北京网站建设公司一诺互联
咨询电话:010-62169097 传真:010-62138654 电子邮件:e9988@263.net